撰文:殷宴 编辑:丁伟


关于Wi-Fi上网,有三个经典段子:

1.女朋友拿着我的手机,去她闺蜜们家里玩,一进门就自动连上Wi-Fi了。

2.孙悟空画了个圈,告诉唐僧不要走出去。唐僧问为什么,悟空说:因为走出这个圈就没有Wi-Fi了……

3.一家咖啡馆的牌子上写着:“我们没有Wi-Fi,和你身边的人说说话吧!”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我就在你身边,你却在玩手机。


这三个段子分别说明:1.无线上网这事儿对现代人无所不在、如影随形,你是这些网络和设备的用户,但你的网络行为及个人隐私都被这些公司悄悄掌握;2.移动互联网跑马圈地,入口争夺战已经从手机、微博、微信、各种App延伸到上网服务本身,你熟悉的IT公司腾讯、小米、360,纷纷杀入了你不曾注意的传统网络设备市场;3.人类创造了新技术又过于依赖新技术,这从根本上重塑了我们和世界之间以及个体之间的关系。


在9月5日小米2013年度发布会之后,新的Wi-Fi段子又产生了:自从用了小米,再也不用担心该如何跟女友解释你的手机为何自动连上她闺蜜家的Wi-Fi了。小米手机有个新功能“公众场所Wi-Fi密码自助分享”,用户在咖啡馆拿到密码后一键分享,其他小米用户不输入密码就可以连上Wi-Fi(此行为叫蹭网)。小米董事长雷军透露,现在小米已经存储了23万个公众场所的Wi-Fi密码。


一场看不见的网络战争正在汹涌上演,勾心和斗角弥漫,阳谋和阴谋丛生。他们捉对厮杀:小创业公司以互联网方式改造传统无线路由器,用网速、翻墙等功能勾引用户;大公司以低价和安全为卖点,扩展入侵用户的生活空间;正如顺丰速运之于快递业,家用Wi-Fi市场也有闷声发大财的公司,深圳的TP-LINK年收入超过100亿元,是全球无线网络设备行业的老大;而在餐厅、咖啡馆、机场等商用市场,一些新公司正在打破运营商的垄断局面,形成Wi-Fi行业的“分众”或“淘宝”。


1903年,马可尼首次成功传送穿越大西洋的无线电信息,世界以一种新的方式连接了起来。110年后,马可尼系统中的两个部分朝着相反的方向发展:由无线基础设施组成的全球网络不断扩大,但发送和接收装置越来越缩小。


Wi-Fi战争缔造了新无线互联网地缘政治和经济地理,而这是在2007年苹果推出iPhone智能手机、IEEE(美国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协会)推出802.11n无线传输标准协议之后才发生的。你或许还记得,中国大陆销售的一代iPhone行货是不能无线上网的,当时中国在推行自己的无线标准WAPI,苹果为进入中国大陆忍痛割舍了Wi-Fi功能。直到国内启动3G后,工信部才允许兼容WAPI协议的Wi-Fi手机进入中国,手机无线上网开始爆炸式增长。


当你拿着手机经过网络热区(Hot Spot),Wi-Fi信号会提示你地球上无数个节点铺就的赫兹风景。而在不同类型的电子设备和频率构成的复杂网络系统中,人成为一个脆弱的控制点,演绎着社会学家福柯说的“全景监狱”网络版。


我Wi-Fi,故我在。但你一Wi-Fi,就有“老大哥2.0”在看着你。技术进步和人性异化是永恒的冲突,也许这就是2013不会成为1984的原因。


小说《1984》在Wi-Fi时代也是一种隐喻,其第一原则就是“战争即和平”。

又是周鸿祎这个互联网搅局者打响了无线入口争夺战的第一枪,他既暴露了自己的野心,也曝光了互联网公司试图改写传统无线路由器的隐秘战场。


2013年6月16日,奇虎360发布了独立开发的第一款硬件产品360随身WiFi。它跟指甲盖差不多大,号称“上网不费手机流量”,“插入电脑,Wi-Fi立现”。周鸿祎这回玩的是饥饿营销:360随身WiFi发布后半个多月,才在京东首次发售,2万台产品上线1小时内就抢购一空。从7月初到8月底,360随身WiFi进行了五轮发售,一共发出72.2万台,几乎都是瞬间售罄,8月20日第五轮发售时抢购人数过多,导致京东购买页面瘫痪。


原本在你家角落默默无闻的无线路由器,迅速成为这些公司竞争焦点。在360随身WiFi发布后1小时,金山毒霸发微博:“无须东寻西找,每一台Windows笔记本都是免费的无线路由器”,还不忘提示用户,金山卫士的“百宝箱”自带Wi-Fi功能,用户不必购买随身Wi-Fi。两天后,ZDNet商用办公频道主编李钧发了一张产品拆解图的微博,说360随身Wi-Fi的核心部件就是一个支持802.11n协议的无线网卡,用的是RaLink公司的无线芯片。“360将Windows上网卡桥接的功能简化,实现一键上网,主要功劳在于软件。”


但用户并不在乎360随身WiFi有多少技术含量,他们只关心它是否好用。在360官网论坛,大批用户欢天喜地:“终于可以摆脱有线网了。”网友zkqsars说他的公司封杀游戏,用360随身Wi-Fi不但打游戏妥妥的,还不用担心被IT部查到路由记录。网友xxx666888喜欢360随身Wi-Fi的自动设置密码功能,“杜绝了其他人蹭网”。


在360随身Wi-Fi热卖的同时,另一款带有360印记的产品也悄然登陆京东。NI360家用无线路由器由老牌网络设备生产商磊科和360共同开发,号称“集成360智能防御系统,识别及拦截钓鱼、木马网站,从入口处保护您所有上网设备的安全”。上市两个多月,NI360已跻身京东路由器产品类目首页。


周鸿祎实际上做了两款无线路由器,但它们并不能带来多少直接利润。NI360售价99元,面向家庭用户,仅比磊科同等产品高出10元左右,且销量不过几千台;360随身Wi-Fi面向个人用户,虽然销量惊人,但定价仅19.9元,除去成本恐怕还不够给360员工发冷饮费。周鸿祎向来无利不起早,为什么要做赔本赚吆喝的买卖?


华三(H3C)技术营销部部长孙晖道破天机:“互联网公司凭软件只能操控终端设备,想往上走一步,就要占领路由器。”360副总裁李涛则明确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我们对未来家庭的基本构想是,一根线接进来,一个信息处理中心负责安排所有数据处理,它可以把所有的信息分包到不同的终端上,包括手机、Pad、电脑、电视、投影。”而路由器正是“家庭中的信息处理中心”,占领路由器,就占领了家庭无线网络的指挥部。


360究竟如何占领路由器?磊科相关部门负责人在邮件中表示,NI360“通过路由器与360恶意网址库的对接实现恶意网址屏蔽”,即经过NI360访问每一个网址都要经过360的审查和过滤,它将读取用户所有的网络访问数据。“从技术角度看,实现安全功能的基础是流量可视,也就是说路由器会‘看到’用户访问的网址。”格物资讯创始人、曾任《计算机世界》产品实验室主任的韩勖说,“而在读取网址、进行云端匹配的过程中,有可能会出现泄露,一些互联网安全软件就曾有过类似的先例。如果同样的问题出现在路由器上,暴露的就不只是一台设备、一个人的隐私了。”


周鸿祎的老对头们自然不会坐视360独占无线网络入口。腾讯已经和台湾新晋网络设备制造商海联达合作推出了“安全王”无线路由器,功能与磊科NI360类似。海联达中国区总经理王俊人向《商业周刊/中文版》透露,腾讯和海联达正在共同开发更智能、更安全的路由器。


百度也在暗中行动。一位匿名业内人士向《商业周刊/中文版》透露,百度找遍了“国内所有排得上号的路由器生产商”,积极寻求合作机会。经过长期洽谈,百度和无线路由器老大TP-LINK的下属子品牌迅捷合作开发了一款家用无线路由器,同样主打安全功能,预计9月份面市。他还透露,这批路由器“在芯片上做了处理,直接加入百度提供的云安全功能模块”。


连雷军也盯上了无线路由器。多位业内人士证实,雷军已经招兵买马组成专门的路由器团队,正在积极研发“小米路由”很可能于年内问世。如果雷军真做了小米路由,将和小米手机、小米盒子无缝对接,形成小米无线王国。


周鸿祎很快就迈出了第二步。8月22日,360在Macworld Asia 2013数字世界亚洲博览会上宣布,将通过软件更新的方式,把360云盘存储功能整合到360随身Wi-Fi中,打造“云U盘”。已经购买360随身Wi-Fi的70多万用户将“被成为”360云盘存储的用户。为什么不呢?360一再强调,这可是免费的。


另一方面,360还在寻求和路由器厂商更深入、更广泛的合作。从360对NI360“不闻不问”的态度看来,此次与磊科合作仅仅是试水。李涛向《商业周刊/中文版》确认,360正在与台湾网络设备品牌D-LINK洽谈合作。D-LINK是第一家把云服务和路由器结合在一起的设备生产商,早在2011年就推出了“云路由”,不但提供云安全、云存储服务,还支持云管理,用户可以通过手机远程控制家里的无线路由器。360与D-LINK合作的产品很可能会沿袭这些功能。


对Wi-Fi入口虎视眈眈的不仅仅是百度、腾讯、360、小米。王俊人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除了腾讯之外,还有多家视频网站、音乐网站也在和海联达合作。目前海联达正在研发一种新型智能路由器,能在后台下载合作网站的内容,然后主动推送到用户的手机或智能电视上。这种合作模式无疑会为乐视、优酷等网站带来大量用户。


面对互联网公司的橄榄枝,几乎每家路由器生产商都受宠若惊甚至迫不及待。D-LINK零售事业部总经理王乙相信,互联网公司的力量能够帮助D-LINK收复中国市场。D-LINK是亚洲最早生产无线路由器的品牌之一,2003-2005年Wi-Fi技术刚普及时,它和美国品牌Linksys、Netgear是国内家用路由器市场的三驾马车。TP-LINK起家时曾山寨D-Link,连品牌名称也明显模仿后者,但很快就凭性价比全面占领市场,把D-Link远远甩在身后。


根据中关村在线2013年第一季度中国无线路由器市场分析报告,TP-LINK的市场关注比例高达45.4%,D-Link以11.0%的关注比例屈居亚军。王乙将之归咎为宣传不力。“以前我们自己宣传,声音不够大,总是被TP-LINK盖过去。今年互联网公司来和我们一起做,效果就完全不一样了。他们会做大规模的网络转发和推广,帮我们把品牌打出去。下半年,市场格局会完全改变。”Netgear全球新兴市场高级产品经理吴敏复也对《商业周刊/中文版》表达了类似的看法。


唯有路由器老大TP-LINK对这些新玩家持保守态度。这个品牌的崛起是深圳华强北的传奇。


在深圳南山科技园区的主干道上,出租车来回兜了好几圈才找到普联公司。1996年,来自安徽桐城的赵建军、赵佳兴兄弟创立了普联和下属品牌TP-LINK,TP取自英文Twisted Pair,即双绞线(电话铜线),这是互联网的第一代传输介质。也正是在这一年,中国公用计算机互联网(CHINANET)全国骨干网正式开通。Wi-Fi技术诞生后,普联是第一批做出反应的企业,1998年生产第一台以太网交换机,2002年推出第一款无线路由器,2007年抓住Wi-Fi协议升级换代的契机推出一系列基于802.11n协议的新产品,一举击败Cisco-Linksys和D-LINK。据IDC最新发布的《全球无线网络设备季度调查报告》显示,TP-LINK 2013年Q1全球无线网络市场占有率达42.29%,超过第2和第3名的总和。这意味着全世界每天卖出的路由器有近一半是TP-LINK生产的。


普联大楼呈U形,由三栋建筑组成,与周围玻璃幕墙闪亮的科技工业园大厦、金融基地大厦相比简直像1980年代的民居。但进去才发现,院子里停的全是奔驰、宝马、奥迪,看不到一辆国产车。普联大楼内部远比外部现代化得多,处处一尘不染,玻璃门开关时悄无声息。本刊记者在会议室里等了很久,赵氏兄弟始终没出现,市场部负责人陈剑霜接待了我们。


陈剑霜是福建人,在普联公司工作了12年。他说得最多的两个词,是“用户”和“产品”。“我们的原则是,用户买了产品,所有权就是他的,他有权决定怎么用。如果我们是高速公路的入口,用户从我这里上高速,想怎么开是他的自由。”陈剑霜说,“我们每天琢磨的就是怎么把入口做得更好,让用户上网更快、更稳定。TP-LINK每出一款新品,赵总都会拿回家去用,如果他觉得不好用,第二天一早就会把所有的人召集起来骂,你们做出这样的东西,怎么让用户掏50块钱来买?……我们只关心一件事,就是这个产品能不能让用户买单。”


TP-LINK全面称霸市场始于2007年。在原中关村在线网络设备频道编辑、现极路由市场部经理蔺晓峰记忆中,几乎从不和媒体打交道的TP-LINK破天荒召开了一场新品发布会,使无线路由器行业发生了巨大转折。当时新一代802.11n协议还处于草案阶段,而TP-LINK突然发布基于802.11n的全系列产品,传输速率从54Mbps提升到300Mbps,价格却只有500多元,比竞争对手低一半。“这是质的提升,”蔺晓峰说,“整个圈子一下炸锅了。”


那场发布会让他至今难忘:“结束的时候,大屏幕上开始播放披头士《Imagine》的MV,大家都在疯狂地鼓掌,移动互联网的明天好像就在眼前。”


赵佳兴曾向《电脑商报》表示,TP-LINK成功的一个关键选择是抢先锁定美国芯片生产商Atheros。普联公司此前主要采购TI、Broadcom等芯片,2002年,Atheros推出了世界上首个双模无线解决方案,迅速成为业内新锐,引发赵氏兄弟关注。2004年5月,TP-LINK与Atheros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承诺在之后推出的802.11g WLAN产品中全面使用Atheros芯片,并成为Atheros在中国大陆地区的独家业务合作伙伴。后来Atheros能够成为推动Wi-Fi协议的几大厂商之一,TP-LINK功不可没。作为回报,Atheros向TP-LINK开放多项底层协议,采购成本也一直远远低于市场价,使TP-LINK能在价格战中占据绝对优势。(注:雷军做小米采用高通芯片,高通是Atheros的母公司。)


面对新杀入Wi-Fi的互联网公司,TP-LINK不以为然。陈剑霜说,“互联网厂商想越界做硬件,可以,但一定会遇到困难。互联网公司有钱,但没有硬件基因,想一夜之间做出硬件不是那么容易的。就算做出来,产品质量、成本和我们根本没有办法相比。我们只做一件事,就是研究路由器,研究如何提升路由器的性能。如果有谁在这方面花的功夫比我们深,产品比我们高明,我们就向谁学习。”


除了产品本身,他认为路由器的营销网络、售后服务也是门槛。“互联网几乎没有售后服务,软件做得不好,后台改版就是了,用户可能根本不知道。我们这行没那么好做,找经销商、开店、送货,产品出了问题还要负责维修……做硬件有做硬件的路子。”在他看来,互联网公司要想干掉传统硬件制造商,除非下狠心,产品白送:“如果他们这么玩,那我们可能真的做不过他们;但我们现在的年营业额100多个亿,他们烧得起100多个亿吗?”


谈到合作,他很谨慎。“我们是做硬件的,互联网公司的思维我们搞不懂。我们还没有找到一个理想的模式,能通过双方合作,让用户更加喜欢我们的产品。”另一方面,他认为互联网公司也不理解硬件厂商的思维。“他们的思维是白送给你,你为什么不要?而我们的想法是白送给我,我也不要。免费的东西我不认为一定好,因为你没有理由白送给我。”


但说到具体的合作对象,陈剑霜连连摆手:“这个不能说。总之我可以告诉你,TP-LINK这个牌子至少在最近一段时间内不会跟任何一家互联网公司合作。”《商业周刊/中文版》从多渠道获悉,360与磊科合作之前曾找过TP-LINK,但遭到了拒绝。如上文提及,百度和TP-LINK的下属子品牌迅捷合作开发了一款家用无线路由器。据说百度此前希望在TP-LINK的路由器上加载地图、视频等多项应用,不收取TP-LINK一分钱,未来有流量收入还和TP-LINK分成,但TP-LINK没同意。“无论你想加载什么服务,只要有一点点绑架用户的嫌疑,可能造成用户反感,我们都绝对不会接受。”陈剑霜说,“反过来,如果互联网公司能做出足够好的Wi-Fi应用,让用户离不开,那我一定会主动找你合作,不然我就是死路一条。”


《1984》的第二原则是“自由即奴役”。当互联网巨头还在和传统路由器制造商眉来眼去时,一群极客已经凭借小巧灵活的精益创业模式打造出了颠覆性的智能路由器。他们在技术方面跑在了前头,但在商业模式上却蹒跚学步。


26岁的杜边生是豆瓣上的红人,有11400多位粉丝。2013年6月,他收到一个陌生ID发来的豆邮,对方表示要送他一台能翻墙加速的新设备,叫“极路由”,让他“帮忙推荐一下”。他起初认为这又是某种新骗术,但他在微博上发现,不少大V都在推荐这款“极路由HiWiFi”的家用无线路由器,其中包括天使投资人薛蛮子、黄明明、凡客诚品副总裁许晓辉、聚美优品高级副总裁刘惠璞等。黄明明在微博上说极路由是“路由器中的战斗机”,薛蛮子声称自己买了一台,“比TP-LINK好用多了”。


杜边生第一次用无线路由器是在2009年,当时他和女友开了一家淘宝店,卖香水和化妆品。他家有三台笔记本电脑要上网,他一台、女朋友一台、客服一台,屋里到处都是货,拉网线太麻烦,他就花100多块买了个TP-LINK的无线路由器。几年下来,他的淘宝店做到了双皇冠,家里雇了3个客服,最多的时候有6台电脑、5部手机、2部iPad同时上网,仍然在用那台TP-LINK。


用了几天极路由,杜边生就被震住了:“没想到路由器还能这么玩。”他用iPhone远程登录极路由后台,监控家里的无线网络使用情况;极路由还有各种扩展功能,包括App Store加速、Google Play加速、视频广告屏蔽、“出国加速”等。


在极科极客公司的会议室里,创始人王楚云向《商业周刊/中文版》展示了刚刚发售的正式版极路由。“你摸摸这个外壳,全金属的。”这是一只手掌大小的小盒子,只有一根天线,500MHz处理器、64MB内存、8GB缓存,接近一台低端智能手机的配置。


“我们是用互联网的思路做路由器。”王楚云说。他1979年出生,是中国第一代网民。早在1995年,他就开始通过点对点拨号的方式泡BBS。从北大计算机系毕业后,王楚云先后在韩国SK公司和千橡网络工作了几年,2008年和千橡副总裁王秀娟一起离职,创办了大街网。他做极路由是个偶然,再次创业后原本打算做微博数据挖掘,在新浪理想国际大厦对面的中关村SOHO租了一间小办公室。商用宽带只有1兆,收费却贵,还经常丢数据包。


王楚云受不了网速慢,就和团队发挥极客的DIY精神,改造上网环境。他们买来移动、联通、电信三家的3G网卡,分别接在三台路由器上,再加第四台路由器,搞了一台内存总量接近奔腾III代电脑的“超级路由器”,网速果然一下子就上去了。他从中看到了商机。


极路由做的第一步就是提高网速。其云端服务器会预先下载一些内容,比如苹果商店更新,然后推送到每一台极路由的内置存储空间里,用户发送下载指令时直接从本地读取,速度可以超过入户带宽。“这就相当于快递把包裹送到你家门口,你签收就行了。”王楚云说。另一种加速模式是P2P加速,比如你和你邻居都用极路由,他下载了一个游戏,你可以直接去他的路由器上拿。这种模式有个口号,叫“朋友越多,下载越快”。


把路由器做成像手机、Pad一样的智能终端设备,在王楚云眼中,传统路由器不仅技术过时,盈利模式也过时了。通过网络名人试用及推广,极路由尚未发售就有了一定的知名度和一批跃跃欲试的“极蜜”。7月底,极路由以269元的价格登陆极科极客网络商城,迅速发售一空;两周后,极路由又在京东发售了一批“特供版”,售价降到199元,几天之内再次售罄。


粉丝经济、网络营销、用互联网方式做硬件,极路由明显在走小米模式。雷军也看到了这一点。《商业周刊/中文版》获悉,早在2013年春天,雷军就找到了王楚云,意图收购极路由。但经过多次谈判,雷军空手而归。


目前,市场上有好几款智能路由器:成都谛听科技推出了和极路由大同小异的“如意云”,果壳电子正在开发同类产品,丁香园CTO冯大辉去年就做了“小道盒子”,也在圈子里火过一把。但它们的瓶颈都是缺乏杀手级应用,很难做成平台。极路由的加速功能虽然诱人,但很容易被其他技术替代。2013年初,苹果商店在中国大陆采用蓝汛(ChinaCache)的CDN服务,下载速度明显提升。王楚云想做的“视频去广告”则直接触动优酷、爱奇艺等视频网站的利益,很可能遭到联合抵制。而最吸引人的“出国加速”功能(极路由通过内置VPN,让电脑小白也能轻松翻墙)毕竟处于灰色地带,9月初已经被叫停。


《1984》的第三原则是“无知即力量”。无线入口争夺用户“最后10米”,这在公众场所体现得最明显不过了。大部分人在咖啡馆连Wi-Fi时并不清楚背后有哪些公司在搞哪些动作,也不知道商用Wi-Fi争夺得越来越激烈。


“网络时代被认为是地理的终结。”《网络星河:对互联网、商业和社会的反思》一书写道,“互联网有自己的地理,它包括三个方面:技术地理,即网络基础设施;用户地理,即用户的空间分布;经济地理,即网络服务商们。”


无线上网变迁史上最重要的就是802.11协议的诞生,这种基于集线器与网卡的技术使笔记本电脑和手机能无线连接,城市公共空间也呈现新的面貌。曼哈顿市中心的布赖恩特公园,是首先提供802.11上网的地点之一。


韦寒夜在北京星巴克做过十年店长,记得2008奥运年前后是个关键节点,很多老外习惯去星巴克上网。他在雅诗阁店做店长时,店里没有Wi-Fi,马路对面的建国门店有,“客人要用Wi-Fi,我就亲自给带到对面去。”


许诚2009年到大众点评做销售,整天和餐馆打交道,很少遇到提供Wi-Fi的。从2011年起,越来越多餐馆装无线,顾客进门就问“你家Wi-Fi密码是多少”?


从2013年8月开始,北京多家星巴克的Wi-Fi登录界面有所变化。输入手机号和验证码后,屏幕上跳出一个十秒左右的汽车广告页面。星巴克中关村店的一位店员说,不久前店里在总部要求下更换了新的无线路由器,上面印着“迈外迪Wi-Wide”的Logo。


在迈外迪网络科技公司的会议室里,CEO张程向《商业周刊/中文版》展示迈外迪商用Wi-Fi系统后台管理界面,上面可以看到所有迈外迪Wi-Fi热点的使用情况。“这是星巴克嘉里中心店,现在有27人在线……”


星巴克仅仅是迈外迪签下的近500个连锁商业品牌之一。其无线网络运营名单上还包括:COSTA、汉堡王、哈根达斯、速8酒店、北京首都机场、上海虹桥机场、北京高铁南站……它已经有15家国内机场客户、500多个零售连锁品牌、1万多个商业场所。“我们现在主要做咖啡馆、机场两个行业,2013年要扩展到八个行业。”张程掰着手指数,“电影院、4S店、餐饮、医院、火车站,还有购物中心。”他的目标仍然远未实现,“现在的商用Wi-Fi都是落后生产力,两年之内,我要彻底改变这个行业。”


80后张程赶上了商用Wi-Fi的黄金时机。看着他那张笑嘻嘻的娃娃脸,很难相信他已在通讯领域摸爬滚打了十几年:高中时和父亲合伙,开了重庆第一家民营寻呼机零售店;大学时做通讯设备,为联通生产CDMA无绳电话。


2007年,时任南方电讯VP的张程去东南亚旅游。“酒店里只有有线网络,而且收费很高。我用笔记本电脑搜出一长串Wi-Fi热点,但都是私人加密的,怎么也连不上。”回国之后,他就琢磨如何增加免费的Wi-Fi热点,觉得唯一的办法是向商户提供路由器,降低无线上网的门槛。但盈利模式在哪里?他想起大一时在七彩谷公司兼职做广告销售,在网吧的显示屏上贴广告。“最多的时候,全国6个城市800家网吧都有我们的广告,可惜后来公司调整经营方向,把这一块业务砍掉了。如果坚持到网络游戏兴起,这个渠道就值钱了。”张程遗憾地说。


既然能在网吧做广告,也能把Wi-Fi变成广告平台。张程意识到,这相当于Wi-Fi领域的分众传媒。他决定从咖啡馆入手,第一单合同是天津的“外滩风尚”。但他第一年创业艰难,Wi-Fi热点太少,覆盖面不够,广告卖不出去。靠天使投资,迈外迪熬过初创期,2008年9月拿到第一笔广告单,客户是宝马。


2011年底,景林资产副总裁陈尘开始注意迈外迪。“当时有好几家VC在看这家公司,但谁都不敢下手,因为不明白它究竟想做什么,也不知道商用Wi-Fi生意将来能做多大。”陈尘说。2012年中,迈外迪与景林签订投资协议,获得数千万元A轮融资。


在美国,已有一批企业在分食商用Wi-Fi市场。2006年成立的Meraki为大型公司、组织和学校提供智能无线网络设备和配套管理软件,2012年被思科以12亿美元收购。Boingo向个人提供收费Wi-Fi热点服务,号称在全球有70万个无线热点。Jiwire是专业广告运营商,利用Wi-Fi平台向用户推送广告。


迈外迪试图做从硬件开发到广告运营、数据收集、后台管理的全产业链。张程构想了多种盈利模式:可以提供视频、应用等内容下载;做在线支付;结合二维码做物联网;接入监控系统,做智能客流统计;在购物中心、剧场等大型场所做室内定位,提高地图精确度……商用Wi-Fi最大的价值在于打通“B”到“C”的距离。张程下一步计划是实现单点登录,用户用一个账号登录所有的迈外迪热点,离开店铺后仍与之保持联系。


迈外迪还能统计上网流量,做数据挖掘,供商户参考。“迈外迪就像Wi-Fi入口上的淘宝。”陈尘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张程的竞争对手不仅是此前主做餐饮业Wi-Fi的热点联盟,用户分享Wi-Fi热点的Joome,最新进驻健身、休闲等领域的网格公司,也许将在O2O业务中遇到大众点评、美团、携程等主流电商。不过,在华三的孙晖看来,无论是传统路由器还是互联网公司,未来最大的竞争对手不是同类品牌,而是电信运营商。他透露,华三已经在为运营商开发结合4G和Wi-Fi的定制路由器,等4G牌照发放后,可能以宽带套餐打包赠送给用户。“互联网公司想往上一步占领路由器入口,而运营商想往下一步简化管理。”腾讯百度小米360再想玩转家用Wi-Fi,迈外迪再想改变商用Wi-Fi,“经济地理”最终会遇到“地缘政治”。


人们今天感谢乔布斯,但Wi-Fi界为他遗憾。在第一代iPhone发布之前,乔布斯花了两年时间,试图将Wi-Fi频谱转成一个无线网络,让苹果用户连接它,摆脱对运营商的依赖。但未果。苹果与美国最大运营商AT&T合作,随后与世界各地运营商合作。想象一下,如果乔布斯取代了运营商,今天的移动互联网将会是什么样子。


但硅谷接过了衣钵。谷歌在无人驾驶汽车之后推出最具雄心的“登月式项目”Project Loon,用热气球架设无线网络,为偏远地区提供上网服务。Facebook联合爱立信、MTK、Opera、高通、三星等组建“Internet.org”组织,旨在让地球上的每个人都能享受互联网接入服务。扎克伯格说,“这是我们这一代人面临的最大挑战,看到许多企业联手为之奋斗是一件美妙的事情。”中国Wi-Fi大爆炸也会这样吗?(本文刊登于2013年9月)